今天是:

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社会和谐 > 正文

瞿银菊:孝老爱亲真善美

发布时间:2018-07-03  |   来源:珠山镇   |   作者:刘玉池  | 阅读:

通讯员 刘玉池

“只要人年轻,有力气干活,吃得做得,不生病,一切在外人眼中不能承受的负担都不是负担,苦点累点忙点都不算什么!”6月29日,珠山镇猫儿堡村三组农村妇女瞿银菊如是说。

今年53岁的瞿银菊是村里有名的孝老爱亲模范。“这个孩子,就算她妈妈活着,也不一定能照顾得这么贴心周到。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啊,给伯娘当女儿了。”村民们都这么说。2014年9月,瞿银菊婆家的大弟媳患病难产离世,但所幸保住了孩子,为了生计,大弟不得不前往浙江务工,常年在外。“一个男人笨手笨脚,一直在外打工,没经验不会带娃,就放在家里,我帮忙照料,这一养育就是四年多。”瞿银菊说,可能是不足月的缘故,小侄女出生之后一直多病羸弱,三天两头就感冒,发烧冒虚汗,一咳嗽就不忍心看,还容易哭泣,经常是通宵不敢合眼照看着她,真是操碎了心。一开始并没在意,后来感觉实在不对,就送到县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,确诊为先天性心脏病。

“经过四处咨询了解,国家对先心病儿童有救助政策,在恩施有关专家的建议下,今年初我和她父亲就带着她到武汉住院,做手术,如今较为好转。她爸爸每月也寄回生活费,反正只要我有一口饭吃,就不会让小侄女饿肚子。”瞿银菊说,孩子从小就没有母亲,十分可怜,我不照顾谁来照顾,把她的病治好了,以后读书才有出息。

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7年前,瞿银菊娘家的亲弟弟由于自尊心强,行为偏执,久而久之,有轻微精神障碍,言行不当导致家庭破裂,妻子离家出走,儿子常年在外工作,无暇顾及家中的父亲。村里尝试着找到瞿银菊,当他的法定监护人,瞿银菊二话没说,应允了下来。“每隔一段时间,我都要定期到弟弟家中打扫卫生,更换床被,准备柴禾,剪头发,置办大米油盐蔬菜。”瞿银菊乐观的笑着。记得有一年,瞿银菊的亲弟弟疾病发作,将睡的床铺弄坏了,瞿银菊又购买了一张新的床,谁料,不到4个月,就被弟弟一把火烧了。“好在弟弟生活还有自理能力,做饭不用费心。”瞿银菊耐心地准备生活物品,让弟弟正常生活,有时候也担心他老年以后的生活。还有一次,弟弟发病了将母亲头上砍了一刀,“有时候,我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监护他,毕竟是亲弟弟嘛。”

赡养公公婆婆也一直是瞿银菊一家承担。“去年,瘫痪在床两年多的母亲也不幸离世了,在世时,病榻前尽孝的也是我,现在还有父亲要照顾,前两年公公的老屋成了危房,我们又自建了平房,便将老人接到我家安全居住,平时还下地种点蔬菜。”说起赡养老人,瞿银菊说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“我们一大家子,都还是比较听我的话的,该承担的责任,只要我说了,都没有推三阻四的。”瞿银菊有着大当家的做派,维系着婆家和娘家两个大家的秩序和伦理。

今年以来,在村“尖刀班”的协助下,瞿银菊的小侄女享受了低保,上了幼儿园,亲生女儿大学毕业,她每天重复的工作就是照顾父亲,接送侄女上下学,照看身患精神障碍的弟弟,好在政府帮助弟弟改造了住房。吃的蔬菜是自家种的,还喂了2头年猪。

很多人不理解瞿银菊的默默付出,一个女人怎么能承受这么大的责任和压力?苦难没有压垮她,反而让瞿银菊变得更加坚强、豁达、善良。“我也没多想,反正能帮助一下就帮助一下,尽管结婚20多年了,没有发生过一次吵架,妯娌之间都是和和睦睦的。多年前全家人生病最穷最苦最难的日子都挺过来的,现在一切也都不算什么了。”瞿银菊笑着说。

责任编辑:王俊   

阅读推荐

看宣恩新闻,关注宣恩微信二维码

关注宣恩新浪微博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