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文化旅游 > 正文

惊世骇俗的巴文化(二)

写在张良皋教授辞世三周年祭日里

发布时间:2019-01-29  |   来源:宣恩新闻网   |   作者:田长英  | 阅读:

记者 田长英

生于楚境,长在巴域,为张良皋教授治大匠之学打下良好基础。教授1947年即毕业于中央大学建筑系,接受的是古文化教育,明八卦、懂五行、通地理、达人文,学养深厚,胸襟开阔,治学方法出神入化又科学严谨。

往小里说,如果不是张良皋教授撰文指出彭家寨的独特地位,恐怕寨子在十数年前就已销声匿迹。如此,宣恩没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是其一,关键是坐拥宝物却不识宝,何谈文物保护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事业,何来蓬勃发展的旅游开发?

小话少说,我们来读张良皋教授的《巴史别观》。土家族的先祖是巴人,先看教授给巴划定的区域。广义的巴,包括大巴山·大别山以南广大地域和北麓一带;武王伐纣所率的巴师八国:庸、蜀、羌、髳、微、卢、彭、濮诸国地域皆在其内。庸为巴师八国之首,“如果不为庸国的历史和文明勾沉索隐、刮垢磨光,整个华夏的文明和历史也就无法理清头绪”,教授治巴史从“庸国”说起。

庸国首次出现在史册中是牧野之战,按“夏商周断代工程”所得结论,此年是公元前1046年,楚灭庸是公元前611年,其间有435年。竹山一带是上庸古国,其城“座山”是武当山,“望山”为神龙架,“左青龙”为荆山,“右白虎”为巴山,为四山环抱的东西狭长的盆地。

张良皋教授是古建筑学家,理所当然地是“地脉先生”,看地理是教授治史的重要手段。《施南府志》(现今的恩施州)载隋朝曾名施南府为“庸州”,张良皋教授据此访问,得出下庸在湖南(张家界原名大庸),施南府位于上庸和下庸之间。

“帝高阳之苗裔兮,联黄考曰伯庸。”在搜寻庸国的年代时,张良皋教授从屈原的《离骚》开篇两句说起。屈原是秭归人,根据考古界在秭归发掘时发现巴文化遗存,教授指出屈原是巴人。然后从高阳氏的“颛顼”讲到“祝融”,说祝融即祝庸。教授从《离骚》中点出“摄提格”“执徐”“大荒骆”等12个特殊名词,指出很可能属于古代巴语的某一支,特别可能保存在古土家语中。

庸国的经济命脉是盐。祝融的“融”字左边是“鬲”——熬制盐的容器,右边“虫”是图腾,演化为“巴”。“庸”的下半部是编钟,在土家族地区大量出土;“庸”和“容”一个读音,鹤峰的容美土司由此而来。汉水即天河,“汉”通“沔”(mie)——奶水,土家族地区月娃喝奶就有喝mie mie的说法,汉族的“汉”因汉水而来。

在网上搜索得知,考古发掘“建始人”是距今200—250万年的人种,“巫山人”距今201万年—204万年前,“元谋人”据今170万年前,“北京猿人”距今50万年前。巴地先民以盐立国,掌握生命命脉,捎带掌握经济命脉,比如今中东国家拥有的石油资源要重要得多。张良皋教授说,中国历史第一笔要从元谋猿人、巫山猿人写起,也就是从大西南、广大的巴域写起。

张良皋教授指出,庸国是制陶大国、诗歌大国、乐器大国、筑城大国、营建大国、冶铸大国(锡穴)、造历大国、农业大国。教授提出“递进式”论断:华夏文化以汉文化为主体;汉文化以楚文化为前身;楚文化以巴文化为基础;巴文化以武陵土家为嫡系传人。(待续未完)



责任编辑:田长英   

阅读推荐

看宣恩新闻,关注宣恩微信二维码

关注宣恩新浪微博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