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贡水时评 > 正文

“清末名医汪古珊”应为椿木营中药材文化建设的源头

发布时间:2018-11-06  |   来源:宣恩新闻网   |   作者:田长英  | 阅读:

11月6日,作者郑家云在《宣恩:高山药材产业发展势头强劲》文中提到,椿木营是清末名医汪古珊故里。借由这个话题,笔者认为:“清末名医汪古珊”是椿木营药材文化建设的源头,现试从四个方面来陈述该观点。

首先,汪古珊是清末名医。在网上百度“清末名医汪古珊”,就会出现满屏词条,从汪古珊的医学水平、著作及学术思想都有文章介绍,有研究成果。

汪古珊(1842—1917年),名昌美,号改勉,系一代名医。光绪十六年,在宣恩县中间河虎旗庄(长潭河侗族乡中间河原中学旁,现已被洞坪水库淹没)宣讲亭边行医,边汇集整理医学资料,时常应请在施南宣讲医学。其间,编著《医学萃精》60万字16卷,于光绪二十二年刊行,印刷193套,当时在川湘鄂交界边区广为流传,现县民族医院侯恩仁家有珍藏本。

在网上,关于汪古珊的出生地有三说:恩施新塘、宣恩长潭河、宣恩椿木营。其中长潭河可以排除,因为当时汪古珊是受该地名儒姚复旦邀请而来,其著作《医学萃精》由姚复旦监订。有文中提到,汪古珊的出生地小地名叫“蚂蟥坝”(那个时候,椿木营可能没划归宣恩,高山那一带是一个片区),究竟是新塘“蚂蟥坝”还是椿木营“蚂蟥坝”,应该继续考证。

史料说,光绪三十年,护理施鹤兵备道署在施南府设“医学研究所”,聘汪古珊为教席,教授生徒若干人,经一年多教学,诸生传其业,此可说是恩施医学教育的开始。其后,汪古珊往来于恩施、宜昌等府县城乡之间,一生行医,直至终其天年。

其次,椿木营药材产业发展势头强劲。郑家云在文中说,椿木营乡现已种植的中药材留存面积2万余亩,种植投资4000余万元,亩平均效益3000元,年产值4000多万元。全乡拥有种植药材的专业合作社15家,农户2600户,从业人员5800人。该乡药材产业已有“三有”,有大规模的基地、有公司组织种植销售、有品牌,并在向“有机”“富硒”提升。该乡药材产业发展势头强劲这一事实,无需在此赘述。

其三,中药材产业基地和中药材文化建设是车之两轮,不应或缺。在文化建设方面,“清末名医汪古珊”应该为源头。产业有了文化,文化有了源头,才能做好做活做大,比如李时珍与蕲春艾草产业,伍昌臣与伍家台贡茶产业。对于广泛种植中药材的椿木营乡来说,“清末名医汪古珊故里”,是一笔巨大的财富。

对于大众还没有高度重视的文化遗产,说句对先贤不恭敬的话:谁利用谁受益,谁抢先谁拥有。在这方面宣恩有前车之鉴,比如仙佛寺在同治二年版《宣恩县志》都有记载,后来由于没有开发利用,就悄无声息地归入来凤县了。

第四,在继承发扬文化遗产上,我们有伍家台范本可供借鉴。“伍家台贡茶园”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贡茶制作是非遗名录,郑时兵是贡茶制作非遗传承人,伍家台的品牌、奖牌、头衔无数,可以说文化遗产方面的是根基,是“引窝蛋”。

椿木营乡产业建设有基础,并且该乡已经发现“清末名医汪古珊”这个品牌,现在我们需要达成共识,提升到政策层面,上升到战略高度。在中药材文化打造过程中,我们应该动用各方力量,早行动,占先机,把椿木营建成中药材园,以期囊括与之毗连的高山地区。       


责任编辑:田长英    值班总编:孟英豪

阅读推荐

看宣恩新闻,关注宣恩微信二维码

关注宣恩新浪微博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