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宣恩新闻 > 正文

深山冰雪 在凛冽中芳华盛开

发布时间:2018-01-12  |   来源:宣恩新闻网   |   作者:宋文 刘亚丽  | 阅读:

千里冰封

似琥珀的野花被冰包裹

冰雪森林

山中野果

树枝上长出了冰雪“流苏”

雪中茶园

宋文/图 刘亚丽/文

四季轮回里,我最期待的便是冬天。世间万物,不论是春的盎然,夏的生机,秋的萧索,通通在冬天被一场又一场的雪花覆盖,唯一又简单的洁白,成了我眼里风景最好的时刻。

宣恩的冬天像个害羞又安静的少女,尽管冬至已过,印象里雪花飞舞的日子却迟迟不肯来。直到小寒,一夜冬风乘着人安睡时落下,早起时便被山那端千树万树的雪景震撼,内心的某种情绪被满足,恬静又滋润。欣然期待的雪终于见到,这才是冬天该有的样子呀!

一雪一世界

冬风越吹越紧,气温一天天低了下来,久在宣恩城中,某一日清晨发现山巅都变得雪白,才慨叹冬天的到来。而位于山脉之中的小城像似有所感悟,如一位智慧的贤者,静静地坐着,尽情享受这冬雪的抚摸。

宣恩属中亚热带季风湿润型山地气候。其地势随海拔的变化,呈明显的垂直气候差异。从低山区的平坝、河谷,到高山、高原上部,垂直高差在1200至1600米之间。所以在城中虽然未见一瓣雪花,但是城外的山上早已是银装素裹。

我想大多数人内心都有一个关于雪的童话世界。尤其在全球气温逐渐变暖的大前提下,看雪成了进入冬季的一个奢望,而在少雪、无雪的冰雪季节或城市,更让人对雪有了一种怀念,成为了一种乡愁。

带着这样的期盼,在一个温度跌到零下的日子,终于选择冲出城市的包围,进山去看雪。刚刚离开车水马龙,远郊的路边就已经能看见雪霭将树枝、小路、山林轻轻笼罩,素日里纷繁的色彩都变成或淡或浓的白色,互相映衬。

沙道沟镇二坪村平均海拔1800多米,因为基础设施建设落后,受制于交通条件,曾经有“宣恩孤岛”之称。奇妙的是,一场大雪过后,二坪村仿佛又换了个模样,山色全白,与纯净的蓝天组成了纯净的冰雪世界。置身其中,仿佛走进了另一处空间,惊叹素日里平淡无奇的一景一物都因为一场雪,变了模样,在雪后微寒的天气里,明媚清冽。

若是遇上新雪初霁,落在深山里的雪失去了刺骨的冷傲,在太阳之下,倒显得温柔缱绻,多了一份圣洁、从容。那些落在树上,落在瓦上,落在檐上的雪花,迎着阳光渐渐变得剔透。见此景,连呼太美,只恨手里的相机无法把雪景一一装下。

一雪一芳华

世上有种美丽的花,那是冰雪吐芳华。

雪自天空落下,像是带着使命的化妆师,不管落在哪儿,都能让平白无奇变得有趣生动。当雪遇见了泥土,就覆盖成雪团,遇见了溪水,就凝结成冰块。如果遇见了大树,就在光秃秃的枝节上生出冰凌花,一朵一朵,令人怜爱。

所谓玉树琼花,大概也就是如此意味了。在低温风雪以后,宣恩二高山以上地段,呈现出“千树万树冰花开”的场面,加之山势的高低起伏正好让这林海雪原变得富有层次。放眼望去,一树树的枝杈挂满了白色霜花,或小巧婉约,或张弛有力,在蜿蜒的山路上挺立坚守,任山风呼啸,自岿然不动。

树有树的伟岸,花有花的灵秀。冬天的到来,也不尽然只有雪白。如果细心,在田野里,总能发现几处鲜艳。褐黄的四叶花经过低温考验后,被冰冻成透明琥珀的样子,纹理清晰动人;不知名的红山果还没来得及被熟透,就被冰雪封住挂在枝上,经过折射而变得更加亮红。正是因为冰雪的到来,它们才得以在保存萧瑟前的美好给世人。残酷的严寒却成就了它的壮丽,让它显现出一种别样的风光。

在茶乡伍家台村,一片片茶园仿佛被披上了白纱,隐隐约约只露出些许茶叶的浓绿。凉亭屋顶、大茶壶、木质台阶均被雪覆盖,一行行茶树之间留下泥土的缝隙。远看似一副丹青泼墨的中国画。都说瑞雪兆丰年,享有“贡茶”之称的茶苗经历一场雪后,必将在春天迎来更加绿意的时刻。

雪后的山乡,是干净的,更是宁静的。雪花飞舞时的洋洋洒洒,雪花落下时的从容绽放,或凝结或化开,最终留在人间的是洗去尘埃的风景。这本是四季更迭的道理,但雪花的短暂绽放,还是令人更加想去挽留。

一雪一眷恋

下雪时,我总会忍不住伸手去接雪花,本想在掌心里看个究竟,雪花却在到达肌肤一刻就渐渐化开,让人恋恋不舍。雪景更亦如是,持续的时间并不算长,有时不到日暮,树上的银花就已经憔悴。禁不住怜惜,于是更加珍惜每个有雪的日子。

世人珍爱雪,西方人将雪的形象定义为浪漫与梦幻。我国古人爱雪则表现得更为深沉、透切。历来有不少文人墨客才子佳人为雪赋诗,更多则是给雪赋予了情感的定义:思念亲人,爱侣分别、友人相聚。柳宗元的《江雪》中写道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,范云在《别诗》中写,“昔去雪如花,今来花似雪。”一场来去匆匆的雪,打翻了前朝多少爱恨离愁,又为后人留下多少期许。

越是短暂的,便越是令人追捧。赏花赏月不如赏雪,所以能够度过一个有意义的冬天,成为不少都市人的逃离喧嚣的出口。不论是在南方还是北方,四季里或者艳阳里,去看雪,也成为当下冬季旅游的火热项目。

不涉高寒处,安知景色奇。位于“宣恩屋脊”的椿木营乡,其1800米的海拔让那片土地最先触碰到雪。一到冬天,就成为不少人心神往之的赏雪圣地。今年,该乡决心把赏雪这件小事做得更好,着力打造中国最南端的滑雪场,让更多人一解恋雪情节。

当雪停了,阳光又一次照射着大地。一阵风吹来,把地上、树枝上的松雪吹起,在蓝蓝的天空中飞扬,阳光使它变得更加晶莹。此时,雪把自己最后的美丽全部展现出来,然后就默默逝去,化为水去滋润大地。又一年轮回时,再盼雪来!


记者手记:

童年时候喜欢雪,现在看来,除了小孩子天真烂漫的天性外,多数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因为天上一落雪,新年也就快到了,可以穿新衣,放鞭炮,所以那时候的雪,对于每一个孩童来讲,更像等到一份巨大的惊喜。

体会过清寒,也就明白温暖;感知过易逝,也就珍惜得到。喜欢冬季的雪,更喜欢雪的从容不迫,喜欢雪用尽全力绽放的样子。联想到踽踽独行在世间的个体,更应该充满温暖的动力,将有限的时间来充盈做最好的自己。


责任编辑:王俊    值班总编:孟英豪

阅读推荐

看宣恩新闻,关注宣恩微信二维码

关注宣恩新浪微博二维码